<track id="sybjo"></track>
  • <samp id="sybjo"></samp>
  • <track id="sybjo"><i id="sybjo"></i></track><legend id="sybjo"><i id="sybjo"><del id="sybjo"></del></i></legend> <legend id="sybjo"></legend>
  • <acronym id="sybjo"></acronym><optgroup id="sybjo"></optgroup>
  • <acronym id="sybjo"></acronym><optgroup id="sybjo"></optgroup>
    <optgroup id="sybjo"><em id="sybjo"><pre id="sybjo"></pre></em></optgroup>

      <strong id="sybjo"><blockquote id="sybjo"></blockquote></strong>

      湖南西醫的創始人 中美文化交流使者

      發布時間:2016-04-04 15:41:46     訪問次數:     信息來源:本站原創

      •   --記廣德醫院創始人羅感恩大夫

        點擊瀏覽下一頁

          羅感恩(Oliver T.Logan ),美國馬里蘭州坎伯蘭市人,出生1860年代,基督徒,傳教士,精研醫學,19世紀末來湖南常德行醫,系廣濟診所及廣德醫院創始人兼首任院長,為常德市第一人民醫院創始人,建立了湖南省首家西醫醫院,早于胡美1906年在長沙創辦的雅禮醫院8年。

          創辦醫院 培養人才

          1898年11月,羅偕夫人(注冊護士)受馬里蘭州坎伯蘭長老會派遣,由上海乘帆船溯江而上至常德城。他到常德東門外二鋪街租借一棟民房,利用自帶的顯微鏡及藥品器械開辦名廣濟診所,夫婦二人承擔醫、護、藥、檢業務,濟世救人,為湖南西藥之始。

          由于羅感恩等人的努力,3年后正式建成廣濟醫院,羅任院長。羅雖為傳教而行醫,但實際上是湖南西醫的拓荒者。

          為發展醫療規模,1909年,羅感恩親赴岳陽城陵磯美孚油行募捐籌資,歷經艱辛,在四鋪街(現一醫住址)購地建成1435平方米的3層住院樓,廣濟醫院遷入新址,并于1915年更名為廣德醫院,羅繼任院長。他又憑借自己的膽識當即開辦廣德高級護士職業學校,為湘各教會醫院等培養了一批護理人才。

        點擊瀏覽下一頁

          廣德醫院住院樓

          治病救人  救災賑濟

          1902年,沅江流域霍亂爆發流行,與在沅江上游沅陵爆發的霍亂不同的是,當時當地沒有修建醫院,且剛到不久的教士們因霍亂爆發遭受了不少指責,常德的廣德醫院在抗擊這場罕見的疾病流行過程中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在地方官員的幫助下,羅感恩大夫在城內張貼了五百張布告,告訴人們如何預防霍亂。他還派了一名掛著三明治式(三角形)廣告牌的人在城內到處行走,指引那些已有癥狀的霍亂病人立即前往廣德醫院醫治,以免延誤病情。在醫院里,羅感恩醫生及其他兩位中國醫生,組織了所有的教士去照顧病人。醫生給患者的手臂靜脈注射了濃度為0.9%的鹽水,這些鹽水是順著一個倒掛著的小容器一滴一滴地流下來的。它能使剛才還疼得打滾的病人,片刻之后便感到所有痛苦都消失了,及時到醫院就診的病人都被救治過來。十月上旬疫情最嚴重的一天有60個病人入院。由于病床不夠,那些病情不是很嚴重的,在治療之后被要求回家休養,如有癥狀反復的情況則馬上回院就診。數日后,這場霍亂傳染病大戰終于在廣德醫院所有醫護人員的努力下取得了勝利。

          羅醫術高且全面,是一位頗有建樹的學者。他利用簡陋的醫療器械,于1903年,首先在湖南省發現間日瘧原蟲、三日瘧原蟲和鉤蟲卵。1905年,他檢驗武陵縣(原常德縣,今常德市鼎城區)周家店鄉一陳姓農民的糞便時,首次發現日本血吸蟲卵,并撰文在《中華醫學教會雜志》上發表,向世界首次報道中國第一例血吸蟲病,揭開了中國南方農民“水鼓癥”之謎。這一成果,僅比日本桂田氏的報道遲3個月。國內外后世專家、學者一致公認:這是用現代醫學手段證實我國血吸蟲病的開端。有關醫學教科書和有關血吸蟲病防治的權威性專著均以此為定論。之后,他繼續進行血吸蟲病治療研究。1910年,羅又于湖南岳州發現第一例美國青年患血吸蟲病。湘雅醫院創始人胡美的資料也介紹如下:羅根在洞庭湖邊的米城常德,發現了同樣的病例。很快,我們就清楚地知道這種奇怪的傳染病蔓延到了整個長江流域的村莊。有的稱之為“九江熱”、“宜昌熱”?!吨腥A醫學雜志》開始印發觀測病例的報告。很顯然,我們處于前沿。

          在當時的條件下,他還診治了許多疑難病癥。如常德一青年船民理發后,當夜兩眼紅腫疼痛難忍,旋即失明,經庸醫治療無效,便送往廣德醫院。羅感恩經過鏡檢,發現此系淋球菌入眼破壞眼球所致。后檢驗發現其用過的面巾,果系一淋病患者所遺,雖治療延誤,但羅醫生仍為其治好了一只眼睛。

          1911年夏天,發生了有史以來最嚴重的洪災,洞庭湖變成了一片汪洋大海,所有受災地區中常德縣城是受災最嚴重的。當城市東西兩邊的河堤都垮掉時,傾覆而出的洪水將人和房屋悉數吞沒。那些有幸沒被洪水卷走的人們,要么是存活在他們的閣樓上、城墻上,或者轉移到沒被沖垮的仍舊屹立的河堤上頭。德山地勢很高,羅所在的長老會在那里有一所男子學校,有超過1000名難民于當年7月被收容。在廣德醫院,羅大夫還將男病人搬到二樓,女病人搬到醫生的住房里。洪水減退時,羅大夫和教士們又主動去到農村窮苦的人家里提供幫助,為受困的人們提供食物,免費派發白色票據,用來以物易物(一般是換取大米)和紅色票據(用來換取稻種)。

          羅重醫行道,懷仁愛之心,加上精通醫術,深為世人仰慕。1918年,時任北洋軍第十六混成旅長兼常德鎮守使的馮玉祥將軍一到常德,便和他熟識。全旅官兵無論患什么疑難病,都到羅大夫處就醫。馮將軍稱贊說:“羅為人極和藹,醫術高明,全城男女老少凡認識他的無不親熱他,信服他。”

          1919年春,羅為美國紅十字會服務,被派往西伯利亞,下半年即返回常德。

          敬業殉職 精神傳承

          1919年12月19日,馮玉祥將軍妻弟劉禮權精神病發作,馮打算把病人送到羅大夫那里住院,劉君卻死也不肯去,說怕人家笑他有病。馮只好把羅大夫請來治病。羅大夫一來,病人就躲到床底下不肯出來,勸了半天,才把他勸出來。羅大夫診察了一會,和他說:“你這病不要緊,只要多多運動身體,不久就可以好的。常德地方的人都極好,你可以每天多出去玩玩,走動走動,出些汗,身上舒舒服服。此外要多吃飯,多吃蔬菜。”羅又對馮說最好做柔軟體操,說著就站起來給馮做柔軟操看。馮覺得這個很重要,要求羅大夫當面教給病人,病人又躲到床底下不肯出來,好容易才勉強被拉出來,扭著脖子,非常生氣。羅大夫和他說:“你不能生氣,若是生氣,病就不容易好。我教給你做柔軟操,你每天多做幾回,很快就可以好了。”一面說,一面比著姿勢給他看。不料就在這時,病人不知從哪里掏出一支手槍,把羅大夫打倒。馮連忙去抓他,對馮又是一槍,幾個衛兵一擁而上,才把他控住,用繩子捆起來。馮連忙看羅大夫,只見一彈正中他的左腮,從右邊脖子穿出,血流不止。馮急忙請了羅太太來,因傷勢過重,抬回醫院,當天午后就謝世了,葬于德山南。常德軍政兩界舉行隆重追悼大會,馮旅長蒞會并致詞。次日,《大公報》以2000多字的篇幅登載了追悼會詳情。

          羅感恩有一位深明大義、志同道合的好妻子和三個孩子。女兒叫艾爾莎(生于1899年),二兒子叫維克多(生于1901年),小兒子叫特雷西(生于1906年)。維克多后來也來中國服務。最令人敬佩的是羅大夫死后那可歌可泣的動人故事。

        點擊瀏覽下一頁

          羅感恩一家在醫院合影

          羅感恩系外國人,因被中國瘋人槍擊而喪生,大多認為必引起重大交涉。但羅夫人在哀痛之中,仍每天給瘋人看病,接連3個星期。不久,美國駐長沙的領事調查此事,主張追究,要求賠償。羅夫人約集當地牧師開會,竭力反對美領事的主張,說他們“來中國服務,本來就認定犧牲一切。我丈夫的死,是殉道、殉職、殉志,如果要調查賠償,不符合他生前的志愿,在天之靈也不安。”馮旅長與羅夫人商議撫恤之事,羅夫人堅決拒絕。馮知道她的大兒子在美國上學,便籌措8000元交予羅夫人作為其子的教育費,羅夫人堅辭不受。馮把錢直接寄往美國,托一位朋友轉交給羅公子。不久,羅公子又把錢寄回常德,并附信說:“父親為職犧牲,正是完成了他的志愿……我已發誓,必以自己的力量供給自己讀書,決不接受任何人的幫助,務請您允許成就我這個誓愿。將來我學有成就,仍來中國服務,以繼我父親的遺愿。”馮讀罷此信,感動落淚。

          馮玉祥將軍對羅感恩罹難一事終身難忘。為了表達對這位朋友的懷念和家屬的歉意,紀念羅大夫的不朽精神,他在廣德醫院前面臨街處建造了紀念亭。后又在湖北漢口建造了一座行營禮拜堂,名“思羅堂”。馮調任陸軍檢閱使后,又在北京南苑建造了“感恩堂”。1937年,馮因公第二次到常德,特到羅大夫墓上致祭,并建立一塊大墓碑,將羅大夫殉職及其家屬的感人事跡刻于其上,以垂永久。在羅去世數十年后,馮將軍在自傳《我的生活》一書中,專節詳述了這些動人故事,并站在國家、民族、社會的高度,進行了評價并發表感慨。馮將軍說:“羅太太在她夫慘死之后的極度哀痛中,仍要替那擊死她丈夫的病人治病,這種高度理智與高度道德的涵養,決不是普通女人能做到的。在我們中國,我還不能想象著有這樣的婦女;即使能找到,以常情衡之,亦必受社會的指責,以為違反禮教與人情。她的公子以一少年,借著做工服役苦讀……誓志自力上進,不受人助,這種志氣和精神,在中國少年中也是不多見的。我覺得這不是一件無足輕重的小事,這個關系著一個國家、一個民族、一個社會之處太深太大。我們必當從敬佩羨慕之中生出效法之心……”。

          尾 聲

          羅大夫及夫人孟氏是自愿來中國服務的國際友人,也是中美文化交流的使者。在常德工作20余年,是常德醫療衛生事業發展的奠基人和開拓者,為湖南西醫事業做出了重大貢獻,也為常德乃至湖南建立現代護理教育與護理實踐打下了堅實地基礎,為中國人民的健康事業付出了畢生心血,值得永遠銘記。

          如今的常德市第一人民醫院已成為一所三級甲等綜合性醫院,也是中南大學湘雅醫學院廣德臨床學院,在新落成的住院大樓大廳中央,矗立起一座羅感恩大夫的青銅雕像,他仿佛在靜靜地觀察這座他開創的醫院,他無怨無悔為之奉獻、奮斗、犧牲的醫院、病人、事業,臉上露出了會心的微笑……

          常德廣德醫院歷史研究所也正在多方考察尋找羅大夫當年在德山南墓地遺址,并將建議文物部門立碑紀念這位國際友人。建議效仿協和、湘雅之先例,將常德市第一人民醫院更名為常德廣德醫院,以傳承廣德精神,提升一醫的影響力和知名度。同時,計劃赴美國尋訪羅大夫的故里馬里蘭州坎伯蘭市,聯系上他的后人,并希望他們來常德看看,重走父輩的當年醫學拓荒之足跡,也是對父親最好的緬懷與銘記。

          鐘云鵬(常德會戰研究會副會長兼) 劉立美(常德市第一人民醫院護士)

      相關文章

      草莓av